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春都记事】 第二十二章 深深爱着你的女人 之

春都记事】 第二十二章 深深爱着你的女人 之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六)
  看着纪委书记的车开远了,周伟东颇为满意地打了一个嗝,吃也吃了,喝也
喝了,事情也算有了点着落,人老尖马老滑,不等他说的太明白,纪委书记就已
经把一切都明白了,自己是养老,他也是养老,这个时候,谁还愿意得罪太多人
呢。
  今天约的几个人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不用多少时间,王亚丽就会知道自己帮
艾彤彤找人说情,这个世界没有秘密,因为这个世界充满了人,无论王亚丽怎么
嚣张跋扈,都会有人想巴结这样的人,从中得到他希望得到的好处。这是人性使
然,大家都会这样,其实,自己做的,何尝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利益呢。现在住的
房子,今天吃的饭,哪个不是艾彤彤给的呢!
  艾彤彤没这么多心眼儿,但是他身边爱他的人会处理好这一切,这么多年,
自己不知道从艾萌萌那里拿了多少好处,就说今天这顿饭吧,一项认为被自己认
为是家庭妇女的艾月华也会花些心思,连纪委书记点的酸菜炒粉也做那么那么有
创意。
  一辆白色的三菱越野车停在周伟东前面,停的很急,差点撞到周伟东,周伟
东看着车里,艾彤彤朝着他坏笑。
  周伟东骂了句:「臭小子!」
  上了车,艾彤彤递过一盒打开的「中南海」,周伟东抽了一根,道:「你小
子也看人下菜碟,给纪委书记中华,给我就是这烟,还是10个的,四块一盒!」
  艾彤彤也拿了一根,先给周伟东点着,自己也点着,道:「中华算什么好烟!
中南海是国烟!」
  艾彤彤看了一下后视镜,确定没有车,将车开上了马路,周伟东道:「去哪?」
  艾彤彤笑道:「去哪?送你回家,我想带你逍遥快活,你有那心也不一定有
拿力啊!」
  这是对男人莫大的侮辱,周伟东脸上有些挂不住,打了艾彤彤头一下,艾彤
彤没有躲闪,只是大声的坏笑,周伟东道:「送我?别拣好听的说了,去接你媳
妇才是真的!」
  艾彤彤笑着,道:「一举两得!送你,顺路接培培!」
  周伟东满意地吐了口烟,道:「你的事儿把那小丫头吓坏了吧,都找上我了!」
  艾彤彤道:「还行!你在这个时候请纪委书记他们吃饭,对你不大好吧,大
伙都知道,我给当过秘书!」
  周伟东道:「不请这顿饭大伙就不知道了?你就别替我瞎操心了,你小子人
员不错,王亚丽一针对你,电话就到我这儿了!」
  艾彤彤道:「祁东就是狗肚子存不了二两香油,屁大点事就慌了!」
  周伟东道:「你老丈人也给我打电话了,他是刚到春都,人面上不熟,也不
方面出面,让我多想想办法!」
  艾彤彤有些不屑的笑了一下,撇了撇嘴,周伟东察觉到了艾彤彤的表情,道:
「你也别怪他,你也知道,人事即政治,他这个时候,不得不瞻前顾后!」
  艾彤彤没有说话,顾援朝把一切做的太好了,滴水不漏,借周伟东的口说出
自己的「难处」,只是,做法太过刻意,矫揉造作。
  周伟东继续道:「听祁东说,你放大假了,你小子最近就收敛点儿!」
  艾彤彤道:「我没事,明天去北京散散心!」
  周伟东道:「也好,用不了几天,你的事儿就会了结!」
  这个结果,艾彤彤当然知道,连王亚丽这个经办人都帮他,而且他们还有
「肌肤之亲」呢!
  艾彤彤道:「谢谢你,周叔!」
  周伟东笑道:「跟我还客气,臭小子!」
  艾彤彤道:「下午的时候,秦培培去找王亚丽了!」
  周伟东有些紧张地道:「送礼?」
  艾彤彤道:「没送成,碰了一鼻子的灰!」
  周伟东道:「哦!你的事,书记已经表态了,肯定没事儿,你记住,千万不
要找王亚丽,那老娘们贪,她怎么变着法地向你要钱要东西,你都不用搭理她!」
  艾彤彤道:「是狗就喂一口吧,这样你的工作也好做!我也不差这一口。」
  周伟东道:「市里要收拾她,你还往枪口上撞!」
  艾彤彤长长地叹了口气,下午才见的王亚丽,这个女人啊,一点都没有感觉
到自己就是只在锅里的青蛙,也许到死地时候,都不知道锅是怎么烧起来的。
  (青蛙理论是周所周知的谬论:当水温有变化,青蛙会慢慢地爬走,反倒是
掉到热水中,青蛙根本没有跳出的可能!人类啊,宁可生活在谎言里,也不愿承
认自己无知。)
  周伟东道:「叹什么气!你还可怜王亚丽?」
  艾彤彤道:「官场险恶啊!」
  周伟东笑道:「难得啊,还有你小子心地善良的时候!」
  到了周伟东家楼下,艾彤彤停好车,周伟东道:「你等着,我把你媳妇喊下
来!」
  艾彤彤道:「周叔,问你个事儿!」
  周伟东道:「什么事儿?」
  艾彤彤犹豫了一下,笑道:「没事儿!」
  周伟东把打开的车门又关上了,道:「有屁就放,憋着对身体不好!」
  艾彤彤从后排座拿过两条熊猫香烟,递给周伟东,道:「这个是我妈让我给
你的!」
  周伟东没接,反问道:「就这事儿?」
  艾彤彤道:「还有点事儿。秦培培去酒吧找我,是你安排的吧。」
  周伟东笑了,笑的有些不正经,道:「我给你介绍的这个媳妇,还行吧!」
  艾彤彤的心突然跳得很厉害,道:「那……见我之前你对秦培培提过我?」
  周伟东道:「我只是随便说了一句,我也是受援朝的委托,你老丈人把女儿
送来前就给我打电话,和我说,听别人将你小子还不错,让我介绍你和培培认识,
没想到你小子见一面就给拿下了。」
  艾彤彤的心突然特别平静,秦培培果然不是「平白无故」出现的,人可以做
白日梦,天上怎么会突然掉下一个大波妹呢!
  周伟东看出艾彤彤脸色有些不对,他脸色的笑容也少了,道:「怎么?玩腻
了?艾彤彤我可告诉你,秦培培不是姚静,你要是敢不要她,别说我饶不了你,
秦培培自己就能弄死你。」
  艾彤彤双手抱头,道:「我头疼啊!」
  周伟东笑着拍了拍艾彤彤的头,道:「你小子就受着吧。」
  周伟东下车上楼,艾彤彤又点了一根烟,熟悉的「中南海」,今天有些呛。
纵然下午的激情后,和王亚丽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艾彤彤甚至都没有给王亚丽
「通风报信」的念头,因为他深知「人不可以逆天而行」,什么是天,天就是大
势所趋,就是权力。从赵程那里「勒索」的钱先不要给王亚丽,等她「失势」也
算有点保障。
  顾援朝?这个名字好像卡在喉咙的骨头,咽不下吐不出!父亲是自杀,但是
和他有莫大的关系,如果不是答应了萌萌,谁会在乎他是不是公安局长,是不是
秦培培的父亲!
  虽然和顾援朝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顾援朝给他的印象很深刻:虚伪!这个
人做什么事情总是给人一种刻意的印象,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情理之中,就像TV
B的烂编剧写的剧本,他只是按照剧本表演一下,很假。甚至,会「不择手段」
地将女儿「送」给自己,只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给秦培培找个好的归
宿?这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只是有两个漏洞,第一,顾援朝知道艾家的背景,他
是否会将女儿送到随时都可能被政府打击的家庭,第二,自己的名声一直都不怎
么好,他是否会将女儿送给一个和很多女人有染的男人身边,无论哪一条,秦培
培都不会幸福。
  如果顾援朝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刻意为之的,他为什么会选择春都为他仕途
的最后一站?告老还乡?谈不上,他本就不是春都人,春都,只有他的仇人,如
果得到许可,钱文就会把他碎尸万段,当年他是被钱文打倒昏迷离开春都的。
  有问题!顾援朝来春都的时间提前了!顾援朝来春都那天,他和秦培培去了
万家县,也就是说,他的提前连他女儿都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改变了行程呢,而
且连女儿都没有通知?只是一个偶然,一个突发奇想,还是,发生了什么,让他
不得不这么做?
  顾援朝,不是一个随性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那么,这个原因是什么呢?
  车门被打开,秦培培失魂落魄的上了车,上车的时候,居然还撞了头,她完
全没有理会,坐好,关上了车门。艾彤彤伸手揉了揉秦培培撞到的地方,道:
「不疼啊!」
  秦培培「嗯」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安静地坐着。
  艾彤彤把手做成喇叭状,对着秦培培大吼道:「回来吧!回来吧!回来吧!」
  声音太大了,把秦培培吓了一跳,她看着艾彤彤,道:「你干嘛?」
  艾彤彤道:「我看港台电视剧里,招魂都是这么喊的!你的魂儿回来了吗?
真好使啊,眼睛比刚才有神多了!」
  秦培培突然从位置上起来,不管不顾地抱住了艾彤彤,有些拼命地吻着艾彤
彤的嘴唇。
  这倒是把艾彤彤吓了一跳,秦培培太主动了,这完全是搏命的亲吻啊,扑的
太猛,嘴唇顶在牙齿上,有些疼。他用力推开秦培培,秦培培反倒抱的更紧,头
靠着艾彤彤的肩膀,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艾彤彤能感觉到秦培培的哭泣,她的泪水把他的肩头迅速的打湿,想扶正秦
培培,但是被秦培培硬生生的拒绝,将他抱的更紧,他也放弃了让秦培培做好的
念头,道:「怎么了?好端端地哭什么?」
  秦培培道:「抱着我!」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艾彤彤只有服从,他轻轻
地抱着秦培培。
  秦培培道:「用力点儿!」
  艾彤彤道:「好!」双臂用力,秦培培的身体在车里严重扭曲着,太过用力,
左边的豪乳已经严重变形。
  艾彤彤道:「好了,现在说吧,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饶不了他!」
  秦培培的泪水并没有减弱,道:「老公,我惹祸了!」
  艾彤彤有些紧张地道:「惹祸了?惹什么祸了?」
  听到艾彤彤紧张的问,秦培培哭的更加大声,艾彤彤没有想到秦培培会哭的
如此认真,他忙轻轻拍着秦培培的后背,笑着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有什
么大不了的,天塌了还有我顶着呢!你怕什么。」
  秦培培道:「我……我……我……」
  艾彤彤道:「你什么啊,你在我怀里呢!在我怀里,你还怕什么!别哭了啊,
别哭了啊!乖啊!」
  秦培培将艾彤彤抱的更紧,道:「我……你……不能当警察!」
  因为哭的太厉害,秦培培的话断断续续,不过艾彤彤还是听明白了,他心里
暗暗骂着周伟东,一定是老东西吓唬秦培培。艾彤彤道:「我怎么不当警察了!
别听周伟东老头子胡说八道,他是吓唬你呢!」
  秦培培道:「周叔叔没吓唬我!」秦培培猛的松开了抱着艾彤彤的手,盯着
艾彤彤的脸,她的脸上满是泪水,道:「你怎么知道周叔叔吓唬我?」
  艾彤彤轻轻地擦去秦培培脸上的泪水,双手捧着秦培培圆圆的有些丰韵的脸,
道:「我和他在一起多少年了,我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乖啊,别哭了!有我
呢!」
  被心爱的男人用如此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被心爱的男人用如此温暖的手捧着,
被心爱的男人用如此温情的话语安慰着,秦培培本已停住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秦培培道:「我……我……」
  艾彤彤笑了,道:「我应该感谢你,为了我去找王亚丽,还为我受了那么多
的委屈。」
  秦培培道:「你……我……把王……得罪了!」
  艾彤彤又擦了擦秦培培的眼泪,道:「哪里得罪了,是她太过分了,怎么能
让你下跪呢!」
  听到艾彤彤的话,秦培培心里更加的委屈,道:「你都知道了?」
  艾彤彤把秦培培搂在怀里,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刚和王亚丽见面。」
  秦培培道:「你也找王亚丽了?她有没有难为你?」
  艾彤彤道:「她干嘛难为我啊。我和周老爷子一起请她吃饭,吃我的她嘴就
短!」
  秦培培道:「这么说,她同意了?」
  艾彤彤道:「同意什么?」
  秦培培道:「不再为难你!」
  艾彤彤道:「她就是做做样子,我是谁啊,她敢难为我!」
  秦培培道:「那……就好!」
  其实,刚才艾彤彤是说走了嘴,把和王亚丽见面的事情说了出来,只好顺着
「编」,把周伟东拉下水。
  三菱的车虽然宽敞,但是两个抱着依然不舒服,艾彤彤轻轻拍了拍秦培培的
后背,让秦培培坐好,看到秦培培脸颊上还有泪珠,用手指轻轻拨掉,笑道:
「现在放心了吧!傻丫头!」
  秦培培笑了笑,脸上有泪痕,如含着露水的梨花,如此的美丽,一种纯洁的
美丽。秦培培道:「老公没事就好!」
  艾彤彤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道:「我怎么能有事儿呢!」他突然故作神秘地
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啊,那个王亚丽可是老周头的老相好,就冲我和老周头的
关系,她还能不照顾照顾!」
  听到这话,秦培培拉开车门就下了车,艾彤彤还没有反应过来问她什么事,
她已经一路小跑进了楼。艾彤彤喊了一声,她早就没了影儿。
  大约有五分钟,秦培培拎着她送给王亚丽的东西从楼里出来,上了车,把东
西丢到后排座,道:「好了!老公,去你妈家!」
  艾彤彤看了一眼东西,又看着秦培培,秦培培跑的很急,胸脯一起一伏的,
秦培培道:「你干吗去了?」
  秦培培道:「刚才东西落下了!」
  艾彤彤道:「那就送给人家呗,也不是外人,你还真好意思特意取一趟!」
  秦培培一脸正经,道:「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本来我是送给他的,他干嘛
吓唬我!老脸一蹦,说是因为我,你的警服是脱定了!哼!」
  艾彤彤夸张地长长地「唉」了声,这个女人是不能得罪啊,虎操操的不知道
会干什么,当初不也报案说他强奸吗?
  艾彤彤道:「去我妈那干什么?」
  秦培培道:「把东西送给你妈啊,这些东西可是花光了我的私房钱,当然不
能便宜了外人!」
  艾彤彤道:「你还真环保,一份礼物送三家!」
  秦培培笑着亲了艾彤彤一下,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艾彤彤轻「哼」了一声,笑了笑,把车开出了金地小区。
  秦培培似乎非常解气,道:「老东西吓唬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被收拾?」
  艾彤彤随口问了句:「你啥意思啊?」
  秦培培道:「我把王亚丽是他老情人的事告诉他老婆了!当着他面说的!」
  艾彤彤一个急刹车,惊叫道:「啥?!」

色小姐com 色小姐电影片 谁知道色小姐网站高清 开心五月色五月 开心五月深爱激情 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