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淑女同事也疯狂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淑女同事也疯狂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但谁敢保证,接下来岳梦能否还能继续当这张沙发的女主人?
  老板娘太行亲自开车,带我去往那位村支书家,路程本来不远,因在村里行车,时间略长了一些。我坐在副驾驶上 ,平视着太行,这是我第一次跟太行离这么近,太行今年刚刚40岁,太行王屋绝非虚名,让我想到了一种水 果:石榴。40岁的女人,还不到下垂的时候,饱满的石榴给了我足够的遐想空间,如果解开她的工装衬衣,肯定是挡不住的风情 !我却不敢动解开看看的想法,毕竟她是老板的夫人,而且是正印夫人,家中的红旗,我还是彻底死了这条心吧。
  老板除了家中的红旗,外面的彩旗很是招摇,哪怕夫人掌控着厂子的财政大权也不影响,平时冷落了这饱满的两颗石榴,爆 殄天物啊。想着想着,我的裤 子撑起了帐篷。不行,马上 打住,大夏天的这么这么撑着帐篷下车,你要挂毛巾啊?
  进门,寒暄,村支书姓石,我以前见过,讲话水 平还不错;支书夫人很是热 情 地招待,说是闺女还没下班,等下班后才能回来。支书家千金在墨都市区工作,每周双休,也就星期五晚上 ,也就是今晚才能回来,我们就吃着水 果喝着茶等着。
  在工厂上 班,我好久没听过“星期”这个词了。这边从来没有休息日 星期天,除了跟客户打交 道时需要考虑一下之外,其他的根本不需要专门去想今天是周几。与其按星期计数,不如按“集”实在,这个村子里五天一逢集,必须要赶,这是此地最热 闹的商业中心了。
  虽说都在墨都,但几十公里之外的墨都市区,跟这边确实两个世界了。今晚我在这里不仅是迎接一个富二代,而且是一个在村里工作的迎接市里工作的,严重不平等。
  平等不平等,人家还是回来了。看来往回赶得比较急,竟然穿着制服就回来了。我最迷 恋的那个系列,衬衣,短裙,丝袜,高跟。身 材很好,甜美的脸庞,气 质也佳,比我的岳梦更加出众。
  太行看见姑娘回来,很是热 情 ,站起来先跟姑娘一个拥抱:“亲爱 的,好漂亮!”
  她不拥抱我还没发现,那姑娘的胸 前跟她一样有货,四个石榴挤到了一起,那两件衬衣表示压力山大。
  这时候我出于礼 貌,已经站起来了。太行首先向姑娘介绍我:“这是我们单位的小莫,进出口 部莫经理,一个大翻译!”
  我只好讪笑:“不敢当。”
  太行接着向我介绍那位姑娘:“小莫,看好了啊,大美女一个,我闺女,介绍给你了。”
  我矜持得说了句:“你好。”
  姑娘伸过手来跟我握手:“你好,我叫 石榴。”
  她叫 石榴……我幻想了一路石榴,这位姑娘真的叫 石榴!对了,这个村支书我都是叫 他石书记的,对了,这个村也叫 石家店。我怎么就没想到你叫 石榴呢?
  石榴看我有些愣,不禁 笑了:“我说的又不是日 语,你还需要翻译翻译再回答我?”
  我只好傻笑:“我叫 莫鲁方,你好。”
  “你们先聊着,我先换上 衣服。”
  石榴给了我们一个微笑,进了自己房间。
  你换什么衣服啊,这身 制服诱 惑不是很好吗?再回到客厅时,石榴已经是运动装。少了些性 感,多了几分阳 光。
  支书夫人和太行两人借故出去了,客厅里剩下了我和石榴。
  穿着运动服,也没挡住胸 前的春 光,石榴确实人如其名。
  交 谈得知,她跟我一样也都是墨都大学毕业,谈起学校里的趣事,石榴会哈哈大笑,笑得胸 前乱 颤。
  石榴突然问我一个尖锐的问题:你上 大学怎么没谈个女朋友吗?怎么非等到现在这么一把年纪了才相亲?
  这句话问得很有水 平,我只能如实回答:上 大学时谈过一个,人家嫌我不在市区上 班,就分了。不过她也没在市区,去日 本了。
  石榴笑道:我上 大学也谈过一个,也分了,咱俩算是扯平了吧。
  我心里想,是扯平了,我的胸 前能扯平,你的胸 前起伏那么大,怎么平。我这么想着,忍不住多看了她的胸 部几眼。
  石榴的问题一直很直接:你觉得咱俩合适?
  我哪里能说不合适,这位的确不错,虽然据说作风上 自由点,但咱也不能反 对啊。再说人家觉得合适不合适还不一定呢。我就看着她的眼睛说:我这边觉得很合适,你那边意下如何?
  石榴说:合适不合适,见一次哪知道啊,咱俩交 往交 往试试吧,接着把她的手机号码给了我。
  我说明天周末,我也请天假,咱们出去玩一天吧。
  石榴马上 赞同:好啊,去哪里玩?
  去哪里玩?这可是个严肃的问题,我压根就不会玩,不管公园还是游乐场所,我哪里知道哪里好玩。我只好说:咱不去城市,只去农村,不开汽车,我骑摩托车带着你,咱们去那些山村里玩。
  石榴张大了口 :你好有情 调啊,我喜欢那里,明天你带我去玩吧。
  明天带石榴去玩,今晚回去,岳梦还在等着我呢。以后可能就要游走于这二位之间了,想想都累,但哪头 我都舍不得放下。


  太行问啥事,我说明天石榴休息,我跟她一起出去玩。
  太行转过脸看了我一眼:你行啊,这么快两人就约会了?接着她把车靠边停下,要给我上 课。
  我说没事,就是先谈谈看看。
  太行说这石榴姑娘不错,你要跟她好好发展,接着就吹嘘石榴家有多有钱。石榴就还有个姐 姐 ,嫁给了比她家还有钱的人。他们家不喜欢找有钱人,只想找个好青年之类。
  我说非常感谢岳经理推荐。
  太行接着话中有话地点题:人总要现实一些,你一个外地人在墨都,要是再找个外地来打工的,两人买房子多累啊。再漂亮有啥用?再说了,我看不比我家石榴好看。
  我不接着往下说了,只点头 称是,太行接着开车。我脑子里突然浮现出石榴饱满如石榴的胸 部,然后忍不住盯着太行的胸 部看了一眼。太行的胸 部我是肯定摸不到了,想想怎么摸石榴的吧。
  摸石榴的胸 部也需要假以时日 ,回来后我还是先摸着岳梦的,感觉还是岳梦的胸 部真实。虽然岳梦的胸 部没有石榴那么大,但弹性 和光滑度还是值得我一摸再摸的。
  在郊区上 班有一项好处 ,就是不用担心交 通拥挤。在没有资本买汽车的情 况下,我去年夏天买了一辆八成 新的摩托车当坐骑,有空时骑着出去玩。在日 夏太阳 并不毒辣的天气 ,我骑摩托车带着石榴,去比这边更郊区的农村兜风去。
  墨都市区不平坦,但到了郊区反 而很平坦,只有几座零星的小山包,游山无趣,我俩便找了一个小河边玩了一上 午。
  一个上 午,单纯就是玩,朋友之间那种玩,根本没提关于恋爱 婚姻的事情 。倒是提到了工作的事情 :你在大学时是不是主持过你们系的贺年晚会?
  我说:几年了,你还记得那么清楚。
  石榴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吗?因为我印象中这些晚会的男 主持都是帅哥或者奶油小生,谁知道你五大三粗这么彪悍人的竟然能当主持,不过主持得不错哦。
  我说:我这辈子就靠嘴 皮子吃饭了。
  石榴接着坏笑:现在有个活动,你还能有空主持吗?
  我说:太好了,我这几年都荒废了,什么活动?
  石榴说:我们公司冠名承办的活动,就是最近流行的选美,叫 墨都丽人大赛,说白了就是模特大赛,现在主持还没定,不过只要你能胜任,我说了算。
  模特大赛?我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些[全本完结]美的身 姿,一个一个身 材就跟麻将牌里面的二条似的。还有泳装秀,都可以零距离观看!以前陪日 本客户放松,也找过几次模特,虽说价格不低,但就几十分钟的接触,没能好好交 流。不如,利用这次机会,来一次透彻心扉的艳遇!
  这边还在幻想着艳遇,家里的岳梦却和我分手了,与这次相亲无关。
  本来就没有人看好我俩的将来,觉得总有一天我会甩了她,想不到是她甩了我。
  跟石榴郊游回来后几天,岳梦一直没来我的办公室,约她也是借故推辞。过了两三天,终于答应晚上 要来我的办公室了。
  人是来了,还是坐在沙发上 ,但不准我碰她。看得出她是故作镇定地:小莫,咱俩分手吧。
  我说谁招惹你了?
  岳梦很平静地跟我说了原因,原因其实按说我能想到,但自己太心高气 傲,从来没考虑过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好条件。
  岳梦只比我小两岁,也该到了结婚的年龄。老是在外打工,家里也开始催她快点回去找对象嫁人。她以前跟家里提到过我,说我工作不错,收入也不错。但她家里只问一件事:这个小莫在墨都有房子吗?有房子就行。你回老家,在县城怎么还找不到个有房子的?干嘛非得在大城市?
  岳梦也无奈,但我的确是没有能力在墨都买房,这个原因,只能拆散我俩。岳梦说为了不伤害我,她明天就回老家,再也不回来,她的工资让我帮她代领后打给她就是。
  事情 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我也没必要劝什么了,我说那就算了吧,好聚好散。
  岳梦说[全本完结]了,却没有走,而是开始脱衣服。
  我说你要干嘛?
  岳梦说都干了大半年了,今天我主动点,算是对你的补偿吧。明天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干呢。
  我说今天咱俩谁还有心情 干这事儿啊。
  岳梦说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我的诱 惑——当裙子褪去,我发现她今天没穿连裤 袜,而是穿着我最喜欢的长筒丝袜。
  我不喜欢连裤 袜,跟秋裤 差不多,没有感觉,而长筒丝袜能露出小半截大腿 ,而且在办正事时可以不用脱。这点爱 好,我和李敖一样。
  岳梦已经凑到我的身 边,把我放到沙发上 。
  算了,不去想了,慢慢享受吧。
  平时,岳梦是个彻底的淑女,虽然不是白领,却非常有气 质,连那事儿时的声音都是低低哼几声,极少叫 喊。可今天的她却异常疯狂,声音穿透力特强,跟苍老师的歌声差不多。要不是在办公室,估计门口 收听的人能排队。
 ⊥让这最后一次,来得更疯狂一点,为了避免对她的思念,我把她幻想成 石榴,因为从明天开始,我必须全心全力去拿下石榴了。
  其实,就差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我开始学那套“十二生肖房中术”只要使出第一招,岳梦也不至于这么绝情 地离开。
  当我俩气 喘吁吁的分开,岳梦开始大哭,我无法安慰,就等她哭[全本完结],帮她穿上 衣服:你的第一次,是我给脱掉的衣服,今天我来帮你穿上 衣服,这大半年,是我俩一生的美好回忆。
  第二天我故意把我手头 的活儿安排得满满的,不去送她。
  失之桑榆,收之东隅。这几天跟跟石榴每天电话和网络联系,两人倒是很有话说,应该很有发展前途。尤其是,已经确定由我担任这次选美活动的日 赛复赛决赛的主持,反 正公司最近处 在淡季。
  想想石榴,再想想我将要主持的选美大赛能见到的美女,我暂且把岳梦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