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熟女校友

熟女校友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我继续着自己的生活,继续着自己的操逼之旅。米琳之后,我又勾搭了三四个,有少妇也有中年妇女。都是露水情缘,没有什么值得炫耀。
  只有阮离离规律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有时她来,我也不操她,让她自己看电视玩电脑。有时周末我也会带她打dota,跟我本科的狐朋狗友一起,他们问是不是我新女友,我会跟他们说是个95后。
  她要我陪她玩撸啊撸,可惜我太老了,没心情也没时间去学。我倒是有时看她玩,她玩撸啊撸的时候很躁狂,有时并不是玩游戏,而是打字骂架,骂了对手骂队友。再以后我就不让她玩了,她不服,问我是她什么人。我也不理她。时光飞逝却又平淡无奇,单大年三十,却被我在微信上勾搭到一个。那时我被安排值班,百无聊赖的摇微信,便摇到一个叫“倩公主”的人。我以为又是一个久旷怨妇,没想到却不是。她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我才大致明白,是她新婚老公过了年要去“援非”,她不舍得放行,所以两个人年三十吵了架。援非,援助非洲。这是好事情,钱比原来拿的多,而且回来有好事情都会照顾。而且,援助非洲啊!这可是功德无量的好事。
前边说过,我是精神科医生,偶尔也会做些心理治疗。所以,我便知心姐姐一样告诉她,她老公去非洲不代表不爱她,相反,这说明他非常非常爱她,所以才会想争取更好的发展。你们暂时分别一段时间,后边还有很长的时间相聚,人生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又跟她说,男人是需要支持的,特别是来自自己的女人的支持。你让他年三十都过不好,岂不是让他到了非洲也心里不踏实。末了又赞美了一番她天姿国色、聪明可人、善解人意。在我想来,“倩公主”听了我的话,多半会去跟她老公道歉,两个人不用大年夜生闷气。如此良辰美景,说不定还会来一炮。这些事过去就过去了,我也没往心里去,她倒是后来专门谢过我,又时常说些:她老公准备出国了,她老公今天出国了之类的。我和他聊天都是在夜里,因为这个微信是我专门申请约炮用的,只在晚上登录。
大概是三月里的一个晚上,她忽然发微信来说,想她老公了。我看窗外月圆如镜,真是个思念的佳节。便拍了一张月亮的照片发过去,说道:“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过了好久她没回,我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第二天,才接到她的一个语音留言,说是接到我的微信,她哭的稀里糊涂。又说感谢我云云,说我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可以找她。我本想回她一句,想打炮行不行,但是她最后一句却提起了我的兴趣。她说的是自己的工作单位,好巧不巧就是我的医院。我联系她告诉我的各种消息,老公是自己同事、年前刚结婚、自己刚工作不久、以及她的ID,对她是谁有了大体猜测。一颗心却不由自主的狂跳。我惴惴不安地赶到医院,在院务信息里边查着最近的通知公告。终于在一月多前的消息里找到了一个“援非人员带着爱心踏上征程”的公告。我紧张的点进去看,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是他,是她。我在这则消息中看到了那个并不很熟悉的名字,下边照片里又花了好久认准了人。没错是她老公。她叫陈茜,是我本科的校友。但她是基础医学的,我是临床医学,所以除了很少的公选课,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她是级花似的存在,所以我若是不认识她才见鬼呢!说起来,她并没有美到不可方物的程度。但是,我们那一级的女生质量差到不忍卒读,而她也的确还可以。她不是窈窕淑女型的,以普通的标准,身材稍胖了一点。圆圆的脸蛋,有点婴儿肥,可以说,从始至终她都是走性感路线的。所以,不可避免的成了许多临床男生的梦中女神。我也不例外。她老公叫什么德,我是记不清了。只记得结婚那天,她的朋友们扯的一张横幅“茜茜长发及腰,嫁于德德正好”!洁白的露肩婚纱,胸托托起滚圆的乳房半露在外边。作为本科同学,又是同事,我当然也来喝了喜酒,并趁着人多手杂的时候,在她屁股上摸了一下。如果不知道是她,我大概会顺其自然,但是,是她的话……一个邪恶的计划,大胆地形成。在以后的微信聊天里,我刻意更改了声线;谨慎地提醒两地分居,让她时不时电话查房;转发一些表达肉体自由的心灵鸡汤;暗示她,她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时间,一切感情都会变淡;暗示她需要为她的思念找一个发泄口,不然这种思念会让她忿恨。
  如我所料,她和他的矛盾越来越多。再一次,他忍不了她没完没了的电话纠缠而挂断电话之后,她微信我。问我是不是他不爱她了,问我男人是不是靠不住的动物。我告诉他,天高皇帝远,她要学会放手,过好自己的生活,等他回来。不然只会越推越远。她说我是在帮男同胞说话,我就赌咒发誓说,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就算让我守身如玉一辈子来等你,我也会照做的!末了还说,我相信她老公也会如此。她说:“他肯定不会!”嗯,我也肯定不会。她又问我,我都没见过她怎么知道她漂亮。我说,那你可以发照片给我看啊!她就发了一张背影的照片过来。我自然又恭维了一番,末了说,太漂亮了,我要去撸一发,便不再理她。她发微信过来说:“不是吧你!”久等我不回,又发了一条说:“你不会真去撸了吧!”我当然没去撸,我把睡的迷迷糊糊的阮离离拉起来操了一炮,操的她怨声载道,才志得意满的睡觉去了。第二天晚上,当然是一本正经的回她说,撸的太辛苦,就忘了跟她说话了。她说我不尊重她,我便又诅咒发誓说,那是因为她太过美丽。顺便大吐单身一人没人爱的苦楚,让她给我介绍女朋友,有她一半漂亮就可以。她说可以找找看,我就说,良宵苦短,让她再发一张照片安慰我孤寂的心灵。并嘱咐说,不要把脸拍上,那样我要是忍不住撸一发,也不用觉得愧疚与她。她大概已经感觉到我语言里挑逗的味道,但是,长夜慢慢,我是唯一一个听她诉说苦水的人,而她觉得自己也像我一样孤单寂寞。
  所以,一张又一张照片在后边一个月陆续的传来,从最开始的半身特写,到胸部特写,到只穿奶罩的胸部特写,到没有奶罩的胸部特写;继而到内裤,到不穿内裤,到用道具自慰。当然也有鼻子往下的特写,红艳艳的嘴唇,丰硕的胸部。我也投桃报李,把自己的老二撸大了拍照片发给她,有时就只拍手里的点点精斑。这一天,我们用微信互相挑逗自慰之后。她打字问我说:“这样算不算出轨?”算当然算,我知道她是想见我了。我回复说:“我不会打扰你的家庭,我只在你需要的时候听候你的召唤。如果你觉得这让你为难,我就再也不出现。”之后三天,她没有联系我。我心里异常忐忑,我是不是说的太决绝了一点。要是她屈从于欲望,随便找个牛郎,那我岂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我也制造事端,现实里见了她几回,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好……第五天,她终于给我发微信,说:“我什么也不能给你,他回来,我就会离开你。我只是受不了一个人等他。”我回复说:“我陪你等!”之后的事情水到渠成,她约我见面又要我发照片,我说保留一点神秘等见面就好。她说问我是不是丑八怪?我说,是不是我是丑八怪你就嫌弃我!她说不会,你人好。好你妹啊!我便回复她说:不会让你失望的!嗯,怎么会失望呢!
第一次见面是在“桔子水晶酒店”,本来她是要请我去喝咖啡的,但是,去喝咖啡岂不暴露了。我自然借口推掉了。酒店是她联系的,女人到这个时候,就变得异常主动。我只要准备好给她的惊喜就好了。她一早便去了酒店等我,我专门买了一个电话卡给她打电话。她的竟然也不是原来自己的号码!我遥控她说,洗澡等我,说要听她在浴缸里玩水的声音。她说:“你的怪癖真多。”我不置可否。到了房间门口,我躲在猫眼看不到的地方叫她开门。在她快要开门的时候,又喝止了她,要她把衣服都脱掉。她也就围了浴巾在身上而已,但是却扭捏了好久。终于被我软磨硬泡的说动了。随着一声咔嚓的开门声,我从墙边跳了出来。她一身赤裸的站在门内,刚刚出浴的肌肤还冒着热气,皮肤白里透红。她的身材的局部大部分都通过照片传给我看过了,但是,组合在一起,特别是和那张我早已熟悉的脸组合在一起,却是第一次。看的我头晕目眩。她现实迷惑、然后惊讶、然后又有一点点愤怒。她想把我关在门外,但我已经跨步进来。她才叫出我的名字:“曹阳!”我也装作惊讶的样子,吃惊的看着她赤裸的胴体。她紧张的去捡刚刚丢在地上的浴巾,被我一脚踩住,不给她任何机会,我已经从后边抱住了她。我的阳具已经在裤子里支起帐篷,现在顶在她赤裸的下体上。“不要!”她想转过身来,但是我抱的很紧。肉棒在她的屁股上摩擦了一下,她的屁股很丰满,弹性十足。她缩了下腿,躬身坐在了地上。
我仍旧抱着她,也坐在了地上,我的手已经压在了她的胸上,一样的丰满,一样的弹性十足。她却伸手压住了我的手。她的手柔软光滑,犹若无骨。想着她之前拍照发过来的她的小屄,几乎不能自持。今天一定干到你的逼。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我?”她颤抖着问。“是的!”我冷静的答道。我早就想过这个问题,我想着如何回答才是最好的,我可以装作不知道,然后装作两情相悦。但是,女人是复杂的也是麻烦的!她已经有点爱上我了。但我并没有想要娶她,我就是冲着她的肉体来的。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鄙视我,仇恨我,惧怕我吧!然而,这个词说完,我也有了淡淡的失落,我用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给她织了这么美好的一幅图画。两颗孤寂的心相互吸引,相互愉悦,终于要冲破道德的束缚,为了爱无所顾忌。为什么忽然变成了猥琐男处心积虑的骗奸。我在阴暗里走太久,已经忘记了可以光明正大的拥有了么?沉默,可怕的沉默。一滴泪落在我的手上,又一滴。她转过身来,抱着我,用她丰满的肉体把我扑倒。她撕扯着我的衣服,因为急切,我衬衫的扣子竟然无法解开。她伏在我胸膛上,放声大哭。为她的堕落,还是为我的怯弱。她叫着四月,四月是我的微信ID,她哭道,我是倩儿,我是倩儿。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我强奸阮离离时候的硬心肠哪里去了?我抱着她的头,亲吻着她的泪珠。我什么都说不出,告诉她那个从本科时代一厢情愿的爱恋?告诉她知道是她的时候的忐忑?告诉她我是多么的爱她,我之前跟她说过的话全部算数?告诉她如果可以等到她,我愿意守身如玉一辈子?我说不出口!那些训练已久的调情手段我全然忘记,我只是笨拙地啃着她的脸,她的鼻子,她的嘴唇。她激烈地响应者,她扯烂了我的衬衫;被我的皮带划破了手。我心疼地捧着她的手,不知如何是好。她却用另一只手解开了我的腰带,我终于也全身赤裸了。我们互相拥抱着,她的胸部贴着我的胸膛;我的阴茎夹在她两腿之间;我的手臂穿过她的腋下揽着她的背;她的双手抱紧我的头。
“我们平了!”她瞪着我的眼睛,慢慢的说,“你来就是要让我恨你的么?”我不说话,她摇着我的脑袋,又哭出声来:“告诉我,告诉我,说你爱我,不要让我恨你!”
那一句我爱你终究没有说出,那一夜抵死缠绵就像耗尽了我一生精血。陈茜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用微信跟我聊天。在医院见到我的时候则形同陌路。而在出去开房的时候,又像第一次见到时一样不死不休。我们就以三种截然而异的形式交往着,我遵守着我的约定,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否则离开。每一次,我都想喊出“我爱你!”
但是,每一次都说不出口。我怕她离开,但我不敢去挽留。命运又一次作弄了我。当然,不是最后一次。六月里的一天,周五,门诊空落落没什么人。一个穿连衣裙的女人推门走进诊室。我抬头看时,颇感惊讶。就是那个只穿呢子大衣在我楼下经过的女人。若是以前,我肯定会想办法上她,但是现在……我打量着她,她与去年秋天相比并没有太多变化。她保养的很好,但是近看仍能看到眼角的皱纹。“您好,有什么可以接待您的么?”我问道。
“医生,是这样子的。”她大概看我年轻,试探着是否要继续说。我静静地等着,沉静地看着她。是我女儿,她这一年成绩退步很厉害。班主任希望我带她看下医生。”她说。这样么?那带她一起来好了。”其实我应该先了解一下情况,但是,我不想和她面对面坐着,看着她我就会有异样的冲动。难道真要要挟她么?
  她大概觉得我不靠谱,但是,还是出去带她女儿进来了。
  阮离离!
  我看了她们一眼,立即低下头来掩盖我的惊讶。
  忽然,一下子所有事情都说的通了。阮离离肯定像我一样偷窥她妈妈,所以,她会在那个地方撞到我,会偷了我的东西,会一次又一次的来我家阳台。
  有多少次,阮离离是看着她妈妈给她打电话的呢?听那个温柔的声音跟她说:今天忙,改天去看你!然后看着她走回灯红酒绿。
  “妈妈,我能单独跟医生聊聊么?”阮离离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女人天生就是戏子。
  李娟,嗯,应该是叫李娟吧,看了我一眼。我点了一下头。她退出诊室,随手关上了门。
  我看着阮离离,她也看着我。
  终于她打破了沉默:“操我妈妈,这是你说的!”
  我有些惊讶,把她拉到我的大腿上。抚摸着她的背,跟她说:“上帝给我们最有力的武器,不是仇恨,而是宽恕。”
  她站起身来,走回去锁死了门。她向头小兽一样冲过来,喉咙里低吼着:“操我,操我的逼!”
  在这里,在诊室里,她妈妈就焦急地等在门外。此情此景,让我如何不兴奋!我把自己的裤子褪到膝弯。
  阮离离穿一件米色的无袖公主裙,长发披肩,白色的长筒袜到膝盖下方,脚上穿着黑色的圆头皮鞋。她跨坐在我大腿上,把自己的内裤拨到一边,拿起我的阴茎,不由分说地插了进去。
  跟她做爱,倒有多半是不需要前戏的,这一次,她的阴道异常润滑。她上下颠簸着,咬着自己的嘴唇不发出声音。
  “没事,这件诊室是绝对隔音的。”我告诉她,“有一段时间,我也痛恨自己的父母,但是,他们给了我生命。最终,我还是发现自己是爱他们的。”
  “你不懂!”她低声地吼道。
  我还要再问,她却打断了我,“操我,操我!”,说着用她的樱桃小口亲在我的嘴上。应她所求,我用力的顶着她,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忽然听到有人拍门的声音。受不了这么紧张的刺激,一股阳精便射到她的体内。
  她一边拿纸巾擦着自己的下体,一边用嘴巴含住我的阴茎,用力的吸允,然后一仰头,把剩余的阳精全吞了下去。又用了五分钟,她才收拾好自己,头发有点凌乱,衣服也不甚整齐。
  但是,她妈妈不会相信自己的女儿与恕不相识的医生趁这么点功夫打一炮的。所以,虽然看到阮离离神色有异,但是,也没起疑。
  阮离离先退了出去。只剩下我和她妈妈。
  我看着她丰满的身体,想着她的乳尖,欲望在飞速地增长着。“她很激动!”我说,我要说话掩盖自己的尴尬。
  “她愿意接受治疗,”我继续说道,“但是要你一起,最好她爸爸也能来。”
  后边的交谈颇不顺利,我也只问出,她自己开着一家不大的公司,至于其他就一无所知。
  当天晚上,阮离离竟然又来了我家。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地趴在阳台上,看着她妈妈常坐的那辆车从街角出现。
  我的肉棒从背后插进她的下体,她趴在窗台上一动不动的承受着我的挞伐。在她妈妈走出车门的时候,我加重了抽插的力度,伴着她每一只脚落地的频率。
  “操我,操我!”她梦遗一样喊着,“操我妈,操我妈!”
  在她妈妈消失在那个神秘的门洞的时候,我的抽插到了极点。
  她转头看着我,问道:“你刚才是不是觉得在操我妈?”
  有阮离离极力配合,她妈想不落网也不行。她妈妈的确觉得我太年轻,不靠谱。所以带着她找了几个高年资的医生,但是,无奈阮离离在别的地方金口不开。再高明的心理医生也一筹莫展。
  两周以后,她们再次来到我的诊室。
  心理治疗的过程,对她妈妈来说,本身就是一次折磨。我根据阮离离的授意,暗示她妈妈单独来接受治疗,并且告诉她,这是她女儿的意思。啊,她的确是叫李娟。
  每一次,阮离离都会先来到这里,我做治疗的地方是单向玻璃诊室,阮离离都事先躲进去。
  她妈起初是不配合的,奈何我已经从阮离离口中得到太多情报。阮离离的爸爸当年是某跨国公司驻中国顾问,她妈妈用年轻的肉体向她爸投怀送抱,两人勾搭成奸。阮离离的爸爸每年只在中国呆四个月,她们每年做四个月的夫妻。其中,除了权势对肉体的占有,就是肉体对权势的渴望。当然。她爸爸在国外还有正经家人一套。表面的温存在前年她爸爸升任该公司总部CEO的时候破裂,鉴于公司影响,她们并未对簿公堂,但是,他们离婚时的种种丑恶嘴脸,却让阮离离倍受打击。
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地责骂对方,阮离离美丽的童话王国瞬间坍塌。而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她妈妈说:“给你生孩子就是个错误!当年就是为了多分点财产,我才给你生孩子的。”以及那一句决绝的:“我不爱她!”所以,阮离离选择跟了爸爸。但她又不愿到国外去,就成了今日这般状况。所以,我的治疗也主要集中在关于如何爱女儿上。这一周,是治疗的最后一周。她已经在我的指引下,多次表达了对有这么可爱女儿的自豪,也表达了对既往自己错误言行的懊恼。阮离离都看在眼里,这些表达本来就是给阮离离听的,但是,她跟我说的只有一句话“我不愿原谅她”以及“你说过要操她”。阮离离的原谅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她妈妈真的决定要好好爱她补偿她了,而这次凌辱却也势在必行。她的心防已经很低,她已经交代出现在约会的事情。那是青年时期的爱恋的记忆在作祟。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听下去了。所以,我给了她一杯安眠药。阮离离从观察室里走出来。也不说话,自去脱她妈妈的衣服。露出她柔软的奶子,露出她浓密的阴毛,阴毛掩映的下体。阮离离又过来用她日渐灵巧的舌头逗弄我的老二,牵着它,插进她妈妈的逼缝里。她帮我揉着她妈的奶子,我解放出来的手只好去揉阮离离。剧烈的刺激,让她妈悠悠转醒。她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眼前这一幕。她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沙发上,而她女儿也全身赤裸的骑跨在她的小腹上,用她的手揉搓她的乳房。而自己的下体被塞的满满的,一进一出的抽插,水渍已经打湿了屁股。“妈妈,我不能操你,只好找别人操你!”阮离离亲切地说。李娟似乎不能接受这个情况,有昏睡过去。等她再醒来的时候,阮离离已经不再跟前了,是我让她到隔壁观察室去,并且告诫她不能出来。我骑在李娟屁股上,用力的抽插,发出啪啪地撞击屁股的声音。她很想忍着,但是,汹涌的快感突破了她的喉咙,她嗯嗯啊啊的呻吟着,我俯下身子,抱着她,双手绕到前边抓着她的奶子。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你女儿想看!”李娟再也没有来过我门诊,她真的开始像个母亲一样关心女儿,因为阮离离还是时常到我家。她不大再经常骂她妈妈了,倒是有和解的趋势。她在和我做爱的时候还是会没头没脑地叫,一会儿叫爸爸,一会叫大叔,有时也叫我的名字。再一年,阮离离考上了北方某高校,就只能在寒暑假的时候来看我,让我操。第二年,陈茜的老公回来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告诉陈茜说,去非洲的人回来都一身的病。陈茜在和她老公同房之前,坚决要求她老公去做检查;她老公却坚决不去,一来二去,竟然离了婚。我是会娶倩儿的,我欠她的要用一生来陪;我爱她,一生也不够。只是,我还不敢说出口。每一次的做爱都像一次洗礼,我在等着自己走出黑暗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