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十六岁的冲动作者:不详

十六岁的冲动作者:不详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十六岁的冲动


字数:5386字

  朴载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是朝鲜族的,一副很标准的朝鲜族男人的相貌,平脸,细长的眼睛,薄嘴唇,脸上的线条很坚硬,现在看来很有男人味道,而且他倔强,天不怕地不怕的蛮牛性子。

  跟他好的好处是我很少被人欺负,其实我长的比朴载要高,但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事情,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跑,我的确跑的挺快的,区运动会都拿第一名。
  不过我觉得跑的快不是什么好事,反而是耻辱,跟我一心要当的英雄有很大的差距,我真想象朴载那样厉害,于是我跟他玩,用自己的零花钱给他买冰棍,似乎跟他在一起上下学,我的腰杆也能直一点。

  不过我爸妈多反对我和朴载一起玩,因为他学习不好,而且经常闯祸,是典型的坏学生。不过我不管,我还是总和他在一起。朴载和讲义气,上了初中后,我们不在一个班了,他依然什么事儿都照应我,而且再也不花我的零花钱,他不知道怎么发财的。

  初二的时候,朴载的爸爸被所里公派到日本去工作了,为期三年,他的妈妈也跟着去了,于是朴载就更加自由自在了,我真羡慕他没人管。

  这天下午没课,本来是准备跟我们班的几个还不赖的同学去公园写生的,朴载神秘兮兮的出现在我们班的门口,使劲地冲我招手。「干吗?」我兴冲冲地窜过去,要是去欺负一年级的小孩,那就是赏心乐事了,那能满足我的英雄梦。
  「有好东西!」他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做了一个我们都明白的下流手势。
  我疑惑了。

  「我尻,你不是挺聪明的吗?!」我决定跟朴载走,他从来没骗过我。
  回去收拾书包的时候,我发现班里的气氛不怎么对劲,男生都回避着我的目光,有的也挺羡慕的,女生就多数是翻白眼了。

  我们这个班是尖子班,都是好学生,大家似乎都蔑视暴力,对于朴载这些在周围几个中学都鼎鼎大名的传奇人物很不感冒,他们习惯按「鱼找鱼,虾找虾」的逻辑把人分成好学生、坏学生两种,我跟朴载好,那么就也是臭鱼一个。
  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我很在乎曲靖飞的看法,从初一开始,她就把我迷的五迷三道的,在我眼里,她是最漂亮的姑娘,她笑的时候,那动人的酒窝,弄的我魂飞魄散的,她爱跟学习好的聊天,于是我就玩命地啃书,她爱画画,于是我也经常出去写生,全不管自己不是画画的材料,我和朴载的来往似乎没使她对我反感,现在也是,她没有和其他女生一样冲我翻白眼。

  「什么好东西呀?」我跟着朴载跑出了教学楼,直奔存车处。

  「《错误第一步》!」

  「什么他妈的,错误第一步啊?」

  「录象带呗I他妈的好了。」我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我知道有黄色录象带这一说,从来也没有看过,能弄到一本写的一塌糊涂的色情小说已经能使我兴奋半天了,居然能弄到录象带!我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头皮发麻,不仅是好奇了,我终于有机会把对女人的那些近乎怪诞的想象给弄明白了。

  「你他妈的快点啊!」我急切地叫着,看着朴载蹲在电视旁摆弄着,看他实在弄不明白了,只好自己过去。其实我心里也没底,那时候,我们家还没有录象机,不过还好,操作面板上的英文字我还认识,虽然快进和慢放我还不认识,但播放和停止还是清清楚楚的,看着朴载忙活的满头大汗的样子,我就想乐。
  不过很快我就乐不出来了,录象机是开始运做了,电视上还没影,连声音也没有,就一片蓝。

  「操他妈的!」我和朴载异口同声地破口大骂,脸憋的通红,然后使劲地播台……

  「别动M是它!」朴载兴奋地大吼有声,从茶几那边窜了过来。

  「喔,噢,噢……」电视的喇叭传出了让人心跳加速的声音夹杂在一阵低回缠绵的音乐中,还没来得及看到画面,我就觉得自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电视上其实是一片极其模糊的斑点,不时地滚动着雪花,不过我挪不开我的眼睛了,想扒开那些讨厌的雪花,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短暂的清晰已经使我看到了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肉体,音乐带着沙沙声、呻吟声、肉体碰撞的「吧唧、吧唧」的声音,我使劲地揉眼睛,还是看的很不清楚,就是红乎乎的一片,大约有个人体的轮廓,不过那声音实在令我热血沸腾,不能自持……

  我看见朴载裤子的中间也鼓得高高的。我们翻来覆去地把这个实在看不清楚的录象带看了好几遍,都眼泪直流。

  我有了个答案,虽然的确很模糊,但成熟女人的身体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虽然几乎没有什么美感,的确非常地刺激,尤其是明确了性交是怎么回事。

  回家后,吃过晚饭,我就躲进自己的房间,反插上房门,然后趴在我的床上,这是我的世界,我有过手淫的经验,今天我格外地需要,把裤子褪到膝盖上,撅起屁股,使劲地撸着那涨得难受的鸡巴,越撸就越急切,我的身子绷得紧紧的,都有点酸疼了,不过不能停,得加把劲,我知道射出来后那美妙的疲惫,我格外地要,为此,我还准备了一条毛巾……

  这一回射的格外的多,而且似乎是没有先兆的,我很担心我妈发现被单被弄脏了。

  从此,我看女生的眼神就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不再把注意力都放在她是不是干净,是不是又穿了一条漂亮的裙子,她的眼睛瞄人的时候是不是水汪汪的,我跟注意她们的腿,裙子里面是不是圆滚滚的,还有她们的胸脯。

  改变了视线后,我发现自己移情别恋了。曲靖飞虽然永远干净漂亮,不过她太瘦了,胳膊,腿,都象麻杆似的,胸前也平平的,屁股也窄窄的,象男孩。我关注了我们班另外的一个姑娘,她叫左小舟,体育委员,个高,虽然她没有曲靖飞漂亮,也不白,不过那胸前沉甸甸的两坨肉,以及那浑圆的屁股,两条长腿,都具备了对我来说不能抵挡的魅力。

  「你画的是什么呀?」曲靖飞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她离我很近。我吓了一跳,想把我的画给藏起来,不过我突然愣住了,我闻到了一股撩拨我心扉的清香,虽然很淡,但绵绵地,不能断绝,这是我第一次不是因为女孩子的胸脯或者屁股而有了这样的感觉,一阵轻风吹过,她柔软的发丝拂得我的脖子痒痒的,我觉得自己的心在跳,呼吸在加速,我的肌肉还扭起来了。

  「你这是印象派吧?!」曲靖飞咯咯地笑了。同学们围过来,有的哂笑,有的啧啧称赞,有的茫然。还好,我没有真的把对面湖堤长椅上看书的那个姑娘按我的意愿画成裸体的,我的印象里,她就是没穿衣服的,透过裙角,还能看到那细嫩的大腿。

  朴载又弄到了带子,这回比上次清楚,不过看完之后,我的眼睛还是一个劲地跳。

  「你他妈的就不能弄个中央一套来呀!」

  「我尻,你就知足吧,不行,咱俩去游泳吧!游泳馆的丫头跟没穿也没什么两样。」我觉得这个提议非常地好。

  进入夏天后,我们院五百米远的正兴游泳馆就门庭若市了,浅水区简直就是泡澡,深水区也是摩肩接踵的,不过我们的目的不是游泳,人多就最好。

  「操他妈的,那丫头看着挺好,那屁股松的象老太太的脸,没法看。」朴载满脸愤懑地钻出来。

  我的水性虽然比朴载好很多,不过我还是不敢象他那样潜泳过去看女孩子的屁股,我怕被人发现。

  「你看清楚了么?」

  「清楚!她屁股上有几道褶,都一清二楚的。你说女人屁股上有几道褶?」
  我忍不住脸红了,最近我很敏感,只要听到这样的话,身体就会有反应,我的游泳裤是不是得换个大一点的?我鼓足勇气潜过去,看到的是一个变形了的屁股和腿,朴载虽然有点夸张了,不过的确全是肥肉,而且那游泳衣最下面的连接处晃荡荡的,一点美感也没有了,邋遢,甚至恶心,我决定再也不因为好奇而受这样的折磨了。

  听了评书联播三国演义后,朴载提议象刘关张一样,我们俩也结义为异姓手足,我没反对,因为他对我实在很好,我应该对他也一样好。

  「刘商,我最近老想着一个人。」喝了一点葡萄酒后,朴载的脸很红。我估计自己也差不多,喝酒的滋味挺美,热乎乎的,冒汗,而且全身的神经都亢奋着,似乎比平时要有力的多,冲动的多。

  「想谁家的姑娘了吧?」我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不过我觉得自己至少是清醒的,因为我还能明白朴载的感觉,单相思虽然挺甜蜜的,不过那牵肠挂肚的滋味实在不怎么好受。

  「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都知道。告诉你,我觉得我爱上尹敏了,我一闭眼睛,全是她冲我笑。」

  「我尻!你爱上她了?」尹敏是谁?哦!是我们院一个比我们大两岁的姑娘,也是朝鲜族的,尹家和朴家是世交,两家过往很密切,她长的挺白的,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红乎乎的小嘴,具体的我就没太多的印象了,我对比自己大的姑娘没什么兴趣,我惹不起她们。

  「可不是么。刘商,我想死她了。」朴载满脸的痛苦使我很受刺激,我抓起茶几上的葡萄酒瓶子,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觉得浑身发热,葡萄酒真好喝。
  「你,你,你甭着急。她,她家电话多少?我给你把,把她变出来。」
  尹敏出现在门口的时候皱了皱眉,「刘商,你怎么也喝酒了?」

  我乜斜着眼睛,虽然有点晃,但至少我觉得是清醒的,我觉得她真好看,尤其是穿着这样白色的无袖小褂,肯定有时髦的名字,不过我觉得就地小褂,能看见里面乳罩的印子,她的胸脯耸翘着,真想摸一把,还有那白晃晃的胳膊,乌黑的头发随意地盘在头上,她的额头真饱满,那满月一般的圆脸真好看,我怎么以前就没注意呢?

  她就穿着包裹住屁股的那种超短裙,连丝袜也没穿,那浑圆性感的大腿真白,估计摸上去,肯定能流鼻血!那脚丫,她的脚趾甲上涂着鲜艳的蔻丹。

  「喝,喝,喝多了,朴载现在不行了。」是设计好的,朴载现在趴在沙发上,我觉得男人可怜一点,女人就温柔一点,不知道对不对?

  「你干什么呀!」尹敏惊叫起来。

  朴载一把搂住尹敏,把满是酒气的嘴往她的嘴上弄。他们干吗呢?我使劲地揉眼睛,晃的厉害,也没看的很清楚,就象看那不怎么清楚的录象……

  没有叫喊了,只有撕斗。

  「过来帮忙呀!」朴载向我求助。这忙可一定得帮,兄弟么,可不能白拜了。
  我挣扎着从后面过去,第一下没弄着,不过我还是搂住了尹敏,我从来也没有过这么大的劲,我的手抓到了一团肉乎乎的地方,那感觉很古怪,很奇特,不过我还糊涂着呢。

  尹敏不再挣扎了,也没有喊叫,她平躺在朴载父母的那张大床上,头发披散开了,仰着头,不错眼珠地盯着我。我使劲地抓着那两条白晃晃的胳膊,女人的皮肤真滑,真软,好几次都差点脱手了,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然后扣住她的胳膊肘。

  到底在干什么,我不怎么清楚了,不过看见朴载正着急忙慌地往下扒尹敏的裤衩,先看到的是肚脐眼,她的白肚子一动一动的,估计是在喘气,然后看到的是一蓬黑乎乎的毛毛,怎么女人也有毛毛?录象上不都是光溜溜的吗?

  我费解了,一点也没勃起。看到朴载趴在尹敏的大腿中间来回地舔,我突然一个激灵,有点明白是在干什么了,我一点也没害怕,就是觉得朋友妻,不可戏,我这么现场直播算怎么回事呢?「刘,刘商,你给我按住她!」

  我看见朴载直起腰来,他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裤子,鸡巴在空气中跳着诡异的舞蹈。按就按呗,我使劲地按住她的肩膀,突然,我不能动弹了,我觉得尹敏的手在摸我的身子,这身子除了我妈,还没有别的女人摸过呢,她根本就不是在推我,她就是在摸我,象把玩一件花瓶,她的手在我的身上滑动着,摸索着我腋下,痒!

  我不由自主地把身子前倾,她又摸我的胸脯了,她真会摸,弄的我的肌肉都扭动起来了,气很不够喘的了,我觉得一阵电流从我的乳头的位置迅速地在我的身体里乱窜起来了,我的鸡巴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被裤子束缚住,很难受,还摸!
  「啊哈!」朴载喊了一嗓子,我觉得尹敏的动作停了,她的身子震动了一下,双腿叉开,举了起来,录象带上的情景就在眼前了,朴载的上身压到了尹敏的身上,他急切地把尹敏的上衣弄开,实在要受不了啦……

  我第一次这样近地看见了女人那圆鼓鼓的乳房,象两个放在尹敏胸前的大馒头,不完全象,因为那乳房会动,那些微妙的涟漪,酥嫩的颤动,我觉得真的要流鼻血了,我的血管在无限制地扩张,能清晰地感到自己的血流,我的汗毛孔也在扩张,似乎那些毛发都要脱落掉了,其实是整个身体都在扩张,最要命的就是鸡巴,而且在朴载动了几下后,她又开始摸我了……

  朴载没有一会就滚到一边去了,我看着朴载那黑乎乎的、已经变软的鸡巴头上带着一些残留的白色的黏液,有点发愣,主要是尹敏对我的抚摸使我无处躲藏,我要她摸我。她的脸上带着奇异的潮红,她的目光似乎在流火,她白花花的身子,还有我对那白花花的身体的冲动,不过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戏,但我实在没办法……

  手淫的时候通常能坚持很长的时间,现在很丢人,我觉得自己坚持的还没有朴载的长,主要是我还没有进入那使我魂牵梦萦的身体,她就是用手撸,用嘴巴含,她的舌头刮在我龟头顶端裂缝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受不了啦,我大口地咽着唾沫,吭叽着,我的汗毛孔不安地开合着,汗,还有扭动肌肉的酸……

  大概只掴了十几下,我就觉得会阴的位置一股猛烈的电流带着酸麻的战栗刺穿了脊髓,直接攻击了我的大脑,然后就是一阵更剧烈的战栗从大脑奔突到全身,我的肌肉没法使劲,一股热流盘旋着,喷薄而出,经过鸡巴的时候,那奇妙的麻痒、热、以及痛快淋漓的癫狂,我大喊了出来……她依然嘬着,把最后的一滴精液也吸过去了。

  我颓然倒下,不由自主地抽搐着,还乖乖地张开腿,让她那白白的手攥住我的鸡巴揉搓着,难以言喻的快感,和手淫带来的高潮是两回事,缠绵,能让我真正地舒服,满足,我体会着那抽搐的酸,松弛下去的软,流汗的沁凉,以及那发射后的疲惫,我尻!我都干了什么?被别人知道了怎么办?

  她还摸,也摸朴载的,她的目光是急切的,还想干一次吗?

               全文完

<